《恋爱病发》:不要病,不要抖,工作至最后一刻?

时间:2020-04-24    作者:     486 次浏览

《恋爱病发》:不要病,不要抖,工作至最后一刻?

看完《恋爱病发》,问了自己几个问题:上一次连续七日运动三十分钟是何时的事?上一次九时以前上床睡觉又是几时?理所当然的,我想不起。

配上一个爱情片的戏名,电影没有谈情说爱;倒是泰文片名说得清楚《ฟรีแลนซ์..ห้ามป่วย ห้ามพัก ห้ามรักหมอ》,翻出来就是「自由工作:不要病,不要抖,不要爱上医生」──爱情是包装,谈的却是对生活的反省。

电影以阿翁的角度出发──自由工作者,设计师,在家工作,由经理人阿洁负责接洽客户。坦白说,自由工作者的生活,沉闷得很,大多时间只是一人埋头苦干,对着电脑,手执滑鼠;忙碌的时候,一日不出门不见他人;于是,电影运用大量独白,支撑整齣电影。

独白太多,抑或太长,若然处理不善,容易失焦。这一部分,电影处理得不错,配上影像,添上一点幽默,一点自嘲,让观众容易代入了阿翁的视角:冲完一份工作,另一条死线又立刻来到,虽然辛苦,但也理解。只是捱得一次,捱得两次,甚至成功打破新纪录,五日不眠不休地赶工──工作交了,但是身体发出警号,开始长出红疹。

红疹是表徵,日捱夜捱、没有休息才是主因。阿翁前往求诊,遇上医生阿艳。坦白说,这样的相遇不浪漫,只是在狭窄的看诊室,短暂的相处,看着她的侧面,足以让他暗暗动心。于是,在半逼半劝的情况下,除了食药、戒口,他尝试另一种生活的方式:每天运动三十分钟、九点前上床、预留休息的时间,周围走走──

整齣电影,132分钟,只得三个主要的场所,构成阿翁的整个生活圈──阿翁的家、便利店,以及诊所。阿翁的家,是生活食饭睡觉的地方,但更多的时候,用以办公──戏中最多拍着的是那一张长长的工作枱,以及电脑的画面;便利店则是他的饭堂,也是他难得的社交场所,他唯一经常联络的朋友,就是便利店店员。

至于诊所,不是阿翁的一般生活圈,而是短暂的存在──红疹一退,他就不用再来。有趣的是,红疹的出现,正是阿翁在前两个地方的失衡生活的明证。每一次,他出现在诊所,正正讲明他的生活失调,没有休息,没有均衡饮食,没有朋友,也就是除了工作,他什幺也没有。

除了工作,你有生活吗?──这是电影对观众的提问。不同于朝九晚六的打工仔,自由工作者没有上班下班的时间,没有划分星期一至日,每分每秒可以是休息的时间,也可以是工作的时间──编导 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 的设定源于自身经验,也把一般人的生活极端化:如果你能够选择,你会怎样分配你的时间,以工作为先吗?

有人或会质疑,如果能够选择,怎会有人把所有时间放在工作?看似不可能,但想深一层,这不就是很多人的共同经验吗? 为了生计,为了机会,自由工作者不愿意推掉工作,日捱夜捱;为了升职,为了加薪,打工仔不惜经常加班至凌晨,第二朝又晨早回到公司拚搏。

《恋爱病发》轻鬆惹笑。只是,若然你时时刻刻忙碌地工作没有休息;若然你过着日夜颠倒长期没有运动,《恋爱病发》应该能归入都市恐怖片,说明了我们生活的问题。我们或者年轻,我们未必很老,但不能长期放肆地生活,日日过劳 / 夜瞓 / 乱食。就算这一刻我们捱得过,终有一日会自食其果,或是红疹,或是暗疮,或是其他不能明言的问题──不要病,不要抖究竟是什幺生活,又能换到什幺?这一篇文,不为谁,或者只是我对自己的忠告。

   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>ω<